大三巴

个人之前在这知道一种新钓饵( 牛肉 )加虾粉便到外双 明陞
    不远处,大家好像都很认真的样子,应该是期中考考得都不好吧...

﹝老林,先进先出是不是stack?﹞

    阿昆难得跑到我的房间问我功课,看来他真的奋发向上囉...

【先进先出是push跟pop吧?】

    阿修也说出有关考试的语句,期末考的可怕让他中断升等任务了吗?

「我不知道先进先出是什麽?但是我知道中间出去是fuck!」

﹝为什麽?﹞

「因为中出...」

    阿修转过头去继续看他的书...

﹝老林,你真的没救了...﹞

    阿昆也跑回他的房间...

    这个时候,湘芸打电话过来...

「喂?」

『老林,我跟同学明天要交一份报告,你能接受我们的访问吗?』

「访问?为什麽?」

『因此我们做的是有关A片的报告,所以你的答案很有参考价值。br />
    觉得自己说的话像是偶像剧裡的台词,

在三国裡面, />
一个高学历的朋友,教授说“请在黑板上写下你难以割捨的二十个人的名字。”

女生照做了。有她的邻居、朋友以、亲人等等。

教授说“请你划掉一个这里面你认为最不重要的人。”

女生划掉了一个她邻居的名字。

教授又说“请你再划掉一个。”

女生又划掉了一个她的同事。

教授再说“请你再划掉一个。”

女生又划掉了一个。
……
最后,!?」这音量大到让我跟卡森必须盖者耳朵, 每个打击,都有它的意义


不祈求一帆风顺,万事如意,我只祈求当每个问题发生时,有继续面对问题的勇气与毅力,支撑下去。 早上心想太久没出去吹海风了带个小冰箱.冰箱裡给它装个两罐啤酒.拎了一包钓饵。反正只想晒晒太阳应该也不会有什麽鱼获 
意想不道?&nb 《转贴》霹雳跃马天下2014记事桌曆(内容删除)

内容会不定时删除 (至少会放三天)

霹雳跃马天下2014记事桌曆
产品规格:
全新2014跃马天下桌 故事发生在美国的一所大学……

在快下课时教授对同学们说?“我和大家做个游戏, 第一次来贴图xD..

随便看看就好囉=]]



时间跳动,戏弄著我的方向感,迷惑在不解,
想摆脱的无知讽刺的自己,迷惘的心情说,
迷惑了,迷惘了,不如说是迷失了,
找不到的真相是否就该隐藏?寻不了的梦想是否就该放弃?
已经在无解中迷失,但是是一无所知,也不愿带著一点的了解,
或许,>
诸葛亮到底比周瑜多出来了什麽?

诸葛亮比周瑜多出来的,;  

可能是无法抗拒的天灾地变;可能是难以预料的生老病死;可能是努力工作,却怀才不遇;可能是全心付出,却换来情人变心的回报;可能是用功苦读,却进不了理想的学校;可能是辛苦创业,却落得血本无归的下场。 帮家裡大人揪牌咖的~

【新北市新庄区】【徵牌友】

使用全自动电动洗牌桌进行,省时、安静,避免作弊和减少洗牌时间与叠牌纠纷
建议有兴趣同好们可以先加EMAIL及联络电话,彼此先聊聊。
也可以先来泡茶聊天看看环境。
喜好打牌交朋友的你,非常欢迎您们来加入及切搓 如题,想请问各位大大~~~
一开始以为是桶子的地方有问题,
后来用柠檬酸洗过之后,让他乾燥一段时间,就没味了
等到另外加水小队裡」卡森胸怀大志的回「是!!」队长见卡森这魄力的回答十分满意点点头「很好!就是这气魄,那卡杰罗你们就先去吧」卡杰罗看者我也感觉起来十分的面熟,他想了下突然惊讶后说「啊!你不就是那天差点被烧到的那个人吗!?」我听到他的话后我也想起来回道「哦!你就是那天那个人,难怪感觉起来好面熟」队长疑问者对卡杰罗问道「甚麽事情?」卡杰罗回覆队长「就那天他差点被魔龙喷到,我那时用旋剑帮他把火消逝掉的」队长听了后十分开心的回道「哦~不错不错」卡杰罗随后对队长行个礼后就把卡森带走了

我看者卡森走掉后我问队长「队长,那我呢?」队长看者我回道「你?你忘了我说过我要亲自训练你了?」我刹那不知道该说些甚麽,我疑问的问「咦,队长你们刚刚在说的证照是···?」队长听后随之回我「在我们武国裡每个职业基本都有四个阶级,理所当然就是见习、初级、中级、上级」我不解的问道「基本?那意思是还有更上去的喽?」当队长要说的时候雷抢去「基本上就是这四级,而四级都个别有证照来表示你的阶级,像你的证照就是写说你是见习剑士,而旁边的横条是白色,如果是初级的话就是铜色,中级是银色而上级就是金色,啊像我们这种总队长的横条就是白金色,雷讲完后把他的证照拿出来给我看「瞧,是吧?」我看者雷手上的证照,旁边的横条真的是白金色的呢

我接者问「那这证照是要怎麽升级的呢?」「当然是要考试喽」队长回覆者我,接者又继续说「其实要这证照也没特别要干嘛,顶多就是权力的多寡跟你职位的需要,拿我跟雷来讲好了,我们两个都是上级证照的,所以才有资格当总队长的职位,而中级证照的人可以考取得小队长的职位,初级则就是还得训练的兵喽,不过能带领一些见习剑士」我听完后不解的问道「那这只有这些用处?」队长随之又说道「其实不尽然,像从初级开始就会有一些任务执行,上级的任务会比较多一点,所以相对于酬劳会比较多些,换句话说等级越低,虽说同样都是任务但是酬劳就是会有所差异,但是相对于越高级任务难易度就越大」我接者问道「那这考试都多久才有一次呢?」队长想了下说「基本上是半年到一年会举办一次,但是最近因为魔族的关西,导致都没有甚麽时间办」

我听完后点点头没说啥,随后雷跑到后面的椅子坐下,一旁的剑士走过去跟他打了个招呼,我看了好奇问道「咦,队长也跟其他的异职业会很熟吗?」队长看了下雷那边回我「差不多,因为每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基本上都会有不同的搭配,可是要看,因为不同的任务未必都会有搭配到,有时可能同职业两三人就一起执行也不一定,所以还是主要要看任务的内容来分配」我听完队长的解说后我大概了解了阶级制度,队长看了下时间对者我说「好了,閒话家谈差不多到这裡就结束了,有甚麽不懂得你到时在问我吧!」

队长走到摆器具的地方翻一翻,随后丢了一把木剑过来,我捡起了木剑问道「这是···?」队长也拿起了一把木剑,把剑指向我说「一个礼拜以内,你要把我的剑打掉,否则我就会把你逐出这地方!」我听了后有些惊讶,队长接者继续说「好了!放马过来吧!」我握紧了剑还有些茫然,队长看我发呆不动自己衝了过来直直劈下,我吓到往后跳了下,队长道「怎麽了!?你只会逃吗?」我回过神握紧了剑,换由我主攻,我使命的挥剑,但是看那队长单手档的轻松,队长似乎好像在想些甚麽样,稍微使劲个一挥把我的剑打飞,并把我踹飞出去,我躺在地板上抚者被他踹的地方,「妖精王,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,为什麽当你拿起王者之剑,就突然会剑技大增,而拿起了一般的剑,却又像似小鬼乱挥刀样?」

我知道队长在说些甚麽,我没回应他,队长接者继续说道「我不管你那把神器有多麽的神威,你要想到你不可能永远会随时随地那把剑都会在你身旁,就像你现在,你身上有那把剑吗?如果我现在就要取你性命,就像大象采蚂蚁一样的简单!!」我站了起来并且又提起了剑,队长继续说道「从今天起我要你从基本开始!」队长又走到了摆器具那,拿了一把剑又丢了过来,我试者拿起那把剑,但是却重的可以,我免强的提起剑,却还是摇摇晃晃的,我问道「这是?」队长继续转过身翻东西并回我「从今天开始你要把那把剑用得炉火纯青」我拿了一段时间受不了把剑尖放了下来支撑地板,好让我不把它倒下。像有点哽咽...

「发现什麽?」

〈我先生对湘芸做了很过份的事...她当时才十四岁...这都要怪我...〉

    她开始哭了,而且是不停的哭...

「伯母,不要伤心了,那都过去了...」

    我明白湘芸那篇网志的原由,心裡面有种不捨跟心疼...

    过了几分钟,湘芸的妈妈才恢复情绪...

〈不好意思,让你见笑了...〉

「不会啦,那后来呢?你先生去那裡了?」

〈我先生从那天起就失踪了,再来就是接到警察局的电话,他被车撞死了...〉

「那湘芸呢?她被欺负的事没有报警吗?」

    虽然有些地方警察总是说著「清官难断家务事!」然后对案子草草了事,但

    是我希望湘芸她们当时有找到好警察...

〈湘芸很冷静的跟我说不要去报案,从此以后她就变了...〉

「变了?什麽意思?」

〈平常还是跟以前一样,只是偶尔会发呆,发呆一次就是好几小时...〉

    发呆?我好像还没看过,也没有听湘芸提起过...

「嗯...」

〈上个星期骗她回来,就是医院又寄来要去检察的通知...〉

「去检查什麽?」

〈湘芸有去看过心理医生,但是后来就不太想去了...〉

「可是我看她都很正常啊!」

〈她是很正常没错,尤其是在你面前。边吃。我疑问者问道「那那个杰斯也是中级剑士喽?」雷咬了一口饼乾回我「嘎?我想想,

Comments are closed.